水螅  為了適應畸形的健保制度,許多醫院都像水螅一樣紛紛冒出芽,長成了兩個分而不離的個體,一隻專門吃素(健保醫療),一隻專門吃葷(自費醫療)。

    世上許多不圓滿、不如意的職場事件其實多是源自於許多有'power'的人經常下指令: "您應該做什麼...,你不應該做什麼...,不然就罰你去.....,再扣你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醫護人員被要求穿上白衣就要像天使一樣可愛、純真和有愛心; 披上白袍就要像史懷哲一樣無私無我地奉獻到底。結果,跟著大家無怨無悔的拚了好幾年下來,發現自己也病倒了,卻找不到人可以代班,只好無奈地吊著點滴繼續照顧病人...如果讓我圈選台灣最辛苦、最沒尊嚴、最沒家庭生活品質的行業,我會選 '醫院的護士'。
辛苦和回饋最不成比例的職業第一名:醫學中心護士; 第二名:醫學中心醫師

    這完全不令人意外,其實早在民國84年全民健保設計、推出之初,就已經埋下今日醫護人員過勞與大量出走的種子。而這種龐大醫療體系結構性的問題,似乎已不是靠加薪就能夠根本解決的了。試問,加薪也許可以讓她們寄好一點的母親節禮物給年邁的媽媽,但又有幾個護士小姐可以真正陪媽媽吃吃小館子,帶她到郊外透透氣呢?! 星期六那一天,正在安親班上課的小兒女親手編了小手環,盼望又盼望地等著媽媽的出現,可以親手將手環套進媽媽的手腕上,那時正在醫院值班的她們只能將淚水往肚子裡吞,因為還有好多病人等著她們去照顧,只能狠心地跟心肝寶貝說抱歉了。

     其實很早以前就有學者專家預言台灣的健保制度早晚會做不下去,可能撐不到十年就會崩解掉(算起來應該是落在民國94年)。之所以會撐到今天,是因為94年開始實施總額預算制, 等於是宣布各醫療院所的營業額只准零成長或負成長。各大醫院在一定的金額下要應付不斷湧入的病患,著時傷透腦筋。 當時病人被當人球,甚至限號、限床的事件層出不窮,就是為了怕 '做沒錢工'。衛生署和健保局當然不是省油的燈, 於是立即祭出'加強版'的醫院評鑑和審查制度,評鑑不及格的醫院就會被降級和降低給付。評鑑項目中最令醫護人員畏懼的就是教學品質和醫療品質的評鑑兩項;而院方最怕的就是人力的評鑑。站在醫療服務最前線的醫師和護士從此墬入蠟燭兩頭燒的痛苦深淵中,主治醫師要忙著手術、照顧好病人之餘,還要做研究、寫論文和準備教案教學生,沒有達到院方設定標準的就得離職。護士們更慘,也要利用下班或例假日時間參加學會辦的再教育課程,規定6年內必須累計150學分以上。統計上一整天課平均可得6至7學分計算的話,就得犧牲整整二十幾天休假日去累積積分。難怪許多的星期例假日,在課堂上經常看得到拖著疲累身子的護士媽媽們帶著年幼的兒女-起來'上課' 的感人畫面。其實最讓護理人員感到身心俱疲除了大小夜輪班外,不少部門每天早上7點30分到8點必須開沒有支薪的晨會, 算算已是人妻兼人母的她們非得清晨6點就起床不可了。下午四點是刷卡停止支薪的時間,但是3點59分簽上來的住院病人還是得接完,加上交接班與排隊等電腦做'paper works',一切都妥當了步出病房可能都已經超過五、六點了....。如果認為她們離開病房是趕著回家照顧小孩和老公,那就錯了! 他們有的是上圖書館查資料寫個案或做專案,準備'應付'護士的升等(N1升N2,.... N3升N4),因為升了不會加薪,沒提出升等卻會被上面的'碎碎念',所以大部分護士都很認命地配合,並勉為其難地應付了事,其實評鑑委員會不會看這些'成果'?天曉得! 而許多只有專科文憑的護士多會被要求繼續進修取得大學文憑,因此她們下完班騎者機車不是回家相夫教子,而是去上夜大(不是夜店)的進修課程,風雨無阻地足足上滿兩年,天啊!半夜還要K書準備考試,簡直是蠟燭多頭燒!難怪被稱為'水蜜桃族'的新進護士會只幹了兩天就被學姊們的慘狀嚇得趕緊提出辭呈,還是到醫美診所上班比較愉快,每天還可以打扮得美美的;要不然就去賣'黑輪'也比當護士有尊嚴多了。

 在健保營業收入無法成長的情況下,各醫院管理者無不卯足全力推出五花八門的自費醫療服務項目。為了適應畸形的健保制度,許多醫院都像水螅一樣紛紛冒出芽,長成了兩個分而不離的個體,一隻專門吃素(健保醫療),一隻專門吃葷(自費醫療)。另一方面更執行遇缺不補的政策以節省人力成本,難怪這幾年下來,醫護人員加倍的工作量已大大超過了正常人心力和體力的負荷極限。站在管理者的立場,資深和薪資高的醫護人員離職,再以資淺、薪資低的人員遞補是最符合成本效益的,因此對資深員工的離職常常不以為意。其實在醫師們的眼中,資深護士是科內的至寶,她們一個人的工作能力和效率絕對抵得過3位資淺的。因此每當資深護士離職,單位上其他人員的工作負荷即會大大增加,心情也會down到谷底;就算補進人力,資深學姊還需撥出許多時間和心力帶領新手上路,以防不小心拿錯藥、打錯針鬧出人命來!因此常有病房來了兩位新人,不到一個月卻走了四位;提出辭呈的包括兩位資深的,和原來那兩位被稱為'水蜜桃族'的一起走人,整個科就會再度陷入愁雲慘霧好一段時間。如今醫護人員從醫院大量出走,醫院高層才警覺到它的嚴重性,於是紛紛祭出高薪想喚回早期離職的優秀資深護士;但是如果制度不變、體制不改,許多人還是會選擇家庭、孩子與尊嚴優先, 她們應該回不去了,--- 除非醫院能把病房營造成一個溫馨的大家庭!

       

白衣天使的悲歌

 

天使折翼,白衣陪著哀嚎

您我還有心思慶祝五月十二?!

南丁格爾比不上林書豪

因為她已不再是您的偶像和驕傲。

您付出的不比她少, 為什麼他們還是看不到?

只會要求您對著教戰手冊背口訣、喊口號

: '本院不以營利為目的,是以人為本、以病人為中心、以服務為目的的優質醫療院所…’

整整一年,醫生護士悶頭一起背,越背覺得越好笑!

咱的愛心與熱誠與生俱來,怎需人來教?

'Leave us alone’ , 最後一次再向大人們討饒:

 '讓我們回到bed side,只要把病人照顧好就好!’

 

(蘇志英, 記於2012年 5月12日24:00,護士-母親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蘇志英聲音美容-打呼噜部落格 打鼾 睡眠呼吸中止症治療 美聲止鼾

蘇志英美聲止鼾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