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一位醫師,在他的從醫生涯中,若能發明出一種新的手術法造福許多病人,或做出一項對人類健康有重大貢獻的研究,並將研究成果發表於國際頂尖的醫學期刊,誠屬可貴。各行各業都有不少 的'人才',一輩子中能完成一項該行業最頂尖的作為和成就,此生就了無遺憾了-- 他們來到世間都是負著使命來的,也都有著很濃烈的使命感。 達文西、莫札特、愛迪生和愛因斯坦...等,一生創作無數,他們是天縱之才,'天才'負的是天命; 換句話說,他們並非凡人,而是老天爺給人類的恩賜;只要健康許可,他們的靈感和創作就會源源不絕,不會有江郎才盡的情景發生。在芸芸眾生中確實存在著一種被稱為'鬼才'的人, 他們總是給人 才華出眾, 言行、舉止卻特異獨行的印象。 他們時有神來之筆和驚人之作,但一段時間之後,却又墜入思路中斷與靈感枯竭的深淵中。他們大多自負又自卑,總是認為自己的創作是最好的,也會很在意下一個作品能否再度引起眾人的注意與青睞。因此終其一生都在尋尋覓覓-- 尋找靈感之泉; 啜一口愛情的甘甜與苦澀,試幾宿婚姻的忠誠與束縛,一再成為他們醞釀靈感的素材與手段。 他們的人生大概都會像是一趟'神鬼奇航'的旅程,總是那麼令人 時而驚嘆、時而驚悚; 既浪漫、又冷酷 。 神來一手(首)時,使人陶醉莫名,但當鬼迷心竅時,卻又讓人扼脕、唏噓不已。他們有時像個有智慧、能言善道的長者,讓人如沐春風; 有時又像躁鬱症(MDP)者,焦躁、多話(hypertalkative)的言談中,總帶著一股令人難以消受的攻擊性 。

        美酒與佳人自古以來就與才子們的起落人生緊密糾結著許多才子的靈感與創作都深受它(她)們的影響; 諷刺的是,不少才子的沉淪也常與耽溺於酒色有關 當美酒與愛情的魔力再也催化不出任何靈感時, 美酒成了苦酒,愛情僅剩情慾在承載著超乎常人所能承受的內外在壓力下,能否再次突圍與突破,除了靠自我的意志力外,還得有貴人和良師益友的從旁關心與相助。相較於其他行業,歌藝和演藝界的特殊性、普遍性與滲透性是非常獨特的(unique),人才濟濟自不在話下; 因此藝界人生的起落、輪轉與藝人身心的壓力就顯得特別快速與沉重藝人的表演工作與生活型態本來就比一般人更容易陷入現實與虛幻、理性與感性、完美與缺陷、善良與邪惡光明面與黑暗面的衝突和迷思中。'黑天鵝' 影劇中,奧斯卡影后波曼扮演的女主角妮娜,是一位力爭上游、一心追求完美演出的芭蕾舞才女。起先,在藝術總監的眼裡,從小被母親呵護備至和刻意栽培,一心想成為著名芭蕾舞劇女主角的妮娜,並不充份具備(well-qualified)同時扮演白天鵝與黑天鵝角色的能力。凡事力求完美,嬌柔中帶一點憂鬱的她,可以輕易且完美地詮釋善良純潔的白天鵝,但卻無法成功展現黑天鵝妖嬈性感的那一面 當 大帥哥總監 教她如何拋開完美(Perfection?! Let it go!),叫她回家睡覺時嘗試自瀆,試圖徹底喚醒她長久以來被壓抑著的情感與情慾中樞(大腦下視丘,hypothalamus)。天人交戰下,她焦躁不安,但為了想完美舞出人性邪惡、不完美的一面,妮娜以無比的勇氣 拋開理智(大腦皮質,brain cortex)的束縛,對著母親咆哮,並半推半就地跟著團員莉莉跑到夜店磕藥狂歡一夜,最終在迷幻中第一次感受到無比強烈的性高潮。當脫胎換骨的妮娜穿著黑天鵝裝出場時,一股 '壞' 女人所特有的最原始、最性感的妖嬌氣質立刻震聶全場,而這個 '壞',又壞得那麼迷人那麼完美無缺 這一齣戲使波曼戲裡戲外都成了眾所矚目的巨星(Superstar)。更戲劇化的是, 她愛上了劇中的男舞者, 當她著著孕婦裝,純情中帶一點母性地上台領取金像獎時,一定搞不清楚何者是真實人生?何者是戲劇情節! 影迷們當然也不會太在乎真實的波曼是否曾自瀆或瞌過藥 --- 因為這就是藝界人生

               (摘自網路相片)

        醫者與藝人的工作壓力都很大,兩者都需面對 '生命'。 前者承擔著病人的健康與生命安危,隨時準備與病魔對決;後者分秒都得掛心觀眾的觀感與演藝生命的延續。因此紓壓成了他們必修的課程,也是成敗的關鍵。以前的外科醫師最喜歡的紓壓方式是拚酒。主任喝一杯,住院醫師必須喝三杯,直到把年輕醫師灌醉才罷休。現在的醫師休閒的方式比較文雅一點,大多打打高爾夫球、品品酒(葡萄酒)和 聊聊八卦。 藝人與明星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出門都得戴墨鏡和鴨舌帽,以躲避狗仔隊的跟監,他(她)們的紓壓方式只得各憑本事。天王與天后更不用說了,能自由活動的空間更窄,最後可能只剩自己家裡了。人悶得發慌時,能做的健康紓壓方式,其實很有限。抽菸、 喝酒、衛生小賭無可厚非,也無傷大雅。 但當意志不堅、情感無所依歸也無從宣洩時,菸癮、酗酒、豪賭、瞌藥 成了宿命,終至無法自拔。而最令影、歌迷扼腕與不捨的,當屬巨星的瞬間隕落--貓王和麥可傑克森之死,許多人至今仍不相信也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據知,麥可在過世前,曾跟友人提起,希望要像岳父(貓王)一樣的死法.果然一語成懺,兩人都是在睡夢中猝死, 血液中都殘留十幾種藥物成分,含有各種興奮劑.止痛藥和安眠藥。 很明顯的,當整容成癖的麥可,鼻子逐漸塌陷 ;超級大帥哥貓王的體型開始顯得臃腫時,巨星內心的不安與承受的壓力,應非一般人可以體會的。正常人是很難耐受長期處於很大的生理與心理的起伏與轉折--- 要high馬上就要夠high,要靜馬上就得靜下來,要睡就需睡得夠沉.夠香; 幾天幾夜不眠不休,強打精神趕通告, 不靠興奮劑和安眠藥交替使用,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長期體力和精神透支下,巨星提早隕落是預料中的事。以耳鼻喉科醫師的觀點看麥可狹窄的鼻孔與貓王過世前的過重體重(115 公斤), 兩位睡夢中猝死應與打鼾合併睡眠呼吸中止症有一定程度的關連。 一般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人大多會在血氧濃度過低時自動甦醒或驚醒,除了重度病例外,較少有猝死的情形。但在多重鎮靜劑和複方安眠藥作用下,腦部呼吸和生命中樞的自我防衛機轉在睡夢中被過度抑制,沒有來得及適時啟動; 換句話說,巨星是在睡夢時忘了呼吸才過世的,設想當時如果身邊有人陪伴,也許他們現在還在人世間繼續貢獻他們獨一無二的歌藝才華。遺憾的是,巨人身邊僅有的醫師朋友反而成了藥頭;他們真的走得很孤單、很寂寞,也走得很冤枉。

      體重與體重控制永遠是藝界人生如影隨形、不得不嚴肅面對的的課題。很殘酷的是,演藝要求苗條 ,歌藝卻需要一定的噸位。伊莉莎白泰勒四十歲就從玉女變成了玉婆,超重(overweighted)一直是她中年後揮之不去的夢魘。她數度激烈減肥(40公斤以上),表面上很成功、令人既驚豔又佩服,實則已埋下爾後健康狀況(尤其是心臟)每況愈下的導火線。晚年雖然活得很辛苦,但仍能以79歲高齡才告別人世,應與她常年投身慈善事業(如愛滋病防治)、生活有明確目標有密切關係。對職業歌者而言,抽菸、酗酒、瞌藥和減肥過當都可能造成聲帶嚴重受損(水腫、發炎、萎縮,甚至長出息肉),歌唱生涯會因此提早結束。惠妮休士頓倒嗓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她從天后級地位跌進黑暗深淵的境遇,至今仍讓歌迷噓唏、扼脕不已。曾有一陣子安非他命等興奮劑被少數人使用於急速減肥,當吸食後人體會處於持續亢奮狀態,整天不吃不喝也不覺得累。 此種惡性減肥方式,除了成癮性外,在體內缺水(dehydration)的狀態下,聲帶表面很重要的黏液層變得很黏稠、稀薄,聲帶的彈性纖維也會變得稀疏、易脆。 如果是在一個轟趴的場合,菸燻與酒氣加上持續的嘶吼,嬌嫩的聲帶應是第一個受傷害的器官。職業歌者不宜激烈減肥是有實際的例子作為佐證的。 著名的歌劇女神瑪麗亞卡拉斯(Maria Callas)在減重數十公斤後,歌唱的聲線與力道即明顯下降(vocal decline)。據知,卡拉斯減肥時,與她和希臘船王歐納西斯拍拖的時間點吻合。後來歐納西斯娶了賈桂林(美國總統甘迺迪遺孀);她是為愛減肥或是失戀暴瘦, 已無可考。但為了'愛', 卡拉斯提早結束自己燦爛的歌唱生命,著實令人動容與不捨。

      完整的人生旅程本來就是在完美與不完美、 圓滿與不圓滿之間摸索前進的一個過程。曾經經歷和擁有一段美好的時光,就算不虛此行了。'家後'這一首歌還會繼續傳唱和感動後人,原創和主唱者的歌藝人生應已了無遺憾!

(蘇志英, 2011年3月31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蘇志英美聲止鼾網 的頭像
蘇志英美聲止鼾網

蘇志英聲音美容-打呼噜部落格 打鼾 睡眠呼吸中止症治療 美聲止鼾

蘇志英美聲止鼾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