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花藝術  花藝 (摘自網路)

                   插花與烹飪在大男人沙文主義的社會裡,一向被認為是女人做的事。兩方爭吵時,男人卻會得意地說:妳看!法國的大廚師和日本的插花大師都是男生,外科醫師也多是男的。很慶幸地,在大學時期我曾學過攝影和插花,後者還得過全校比賽冠軍。記得當時比賽結果公布在學校側門佈告欄時,我立即成了同學們取笑揶揄的對象,他們認為我若不是為了泡妞,就是在搞homo 。大女兒出生時,還有人特地跑到嬰兒室看她長得像不像我,還好女兒出生時一向都比較像爸爸,臉上也有淡淡的鬍子。

            九月十一日,彰化基督教醫院醫療長兼耳鼻喉科主 任陳穆寬 醫師邀請我做全院性演講,講題是:醫學的藍海策略--- 我的臨床和研究心路歷程。演講中我曾提到,一張好的醫學相片常使一篇研究論文更容易被SCI期刊接受。因此建議年輕醫師嘗試學習攝影,訓練如何框住主題,抓住最佳時機按下快門,留住最美好的剎那,讓您珍貴的研究成果和醫學影像,成為人類永遠的記憶和資產。

            至於插花,安排主枝,副枝和客枝的長短與角度時,多一分太長,偏ㄧ點角度即會破壞整體的美感。外科醫師在病人的肚子和脖子上劃刀和插花沒有兩樣,理論上最完美的刀口只有一個,刀口太小手術很難進行下去;太長卻會造成病人無謂的傷害。下刀的位置有時比刀口的長短更重要,傷口最好順著體紋,安排在不顯眼的地方,令其愈合時能隱入自然的紋路中。女為悅己著容時,一定是臉和脖子一起化妝,可以想見女性朋友重視脖子的美觀是和臉部同一等級的,因此建議頭頸外科醫師沒事千萬不要隨便在女生的脖子上劃刀。喉部手術經常需在脖子中間下刀,傷口很明顯;嗓音美容手術若採用這種方式,我和病人同樣都不能接受。因此我採用頸部上方,近下巴處進入,傷口可被下巴遮住,癒合後與自然紋路近似,不易看出。這種手術方式由於刀口和喉部距離較遠,手術難度會增加許多,每一步驟均在考驗著主刀者和助手的技術經驗和毅力;這樣做雖然辛苦,但是很值得。外科醫師有一點真善美的訓練與執著的個性,對病人而言是幸福的。說真的,我很慶幸曾經學過插花----雖然這件事現在仍經常被同學揶揄取笑。

 

蘇志英, 2009年10月15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蘇志英聲音美容-打呼噜部落格 打鼾 睡眠呼吸中止症治療 美聲止鼾

蘇志英美聲止鼾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